星期二, 5月 17, 2005

我們都是菠蘿油王子


  《麥兜菠蘿油王子》最叫我深刻的話,大抵是:「從前有個王子佢『懵懵o下』,無幾耐,佢就變o左個佬。」

  說在麥太口中,彷如說著悶藝寓言故事,麥兜說,他情願聽《哈里波特》,論情節論故事,引人入勝得多。但「菠蘿油王子」故事的「精彩」,其實是它不知不覺說著大眾的故事:再受人注目關懷的小王子,隨著懵懂成長,年華流逝,一天,也就老了。

  從來時間東流水,一旦溜掉,萬劫不復。
  
  菠蘿油王子從不是聖艾修伯里筆下的「小王子」,沒有一朵叫他為之心動的薔薇,令他為著這朵花兒甘心四出尋找生命真諦;他也不是王爾德筆下「快樂王子」,賠上自己,成全群眾。他的薔薇,不過是口沬橫飛的玉蓮(麥太),整天在他身邊說著自家看法。他最終離開這個女子,選擇尋回昔日歲月,是命定。菠蘿油王子不過是一個人到中年,才驟然醒悟,以往日子,原來都白過了。他誓要尋回記憶國度,為自己找尋屬於自己的獨特薔薇,他放不開。
  
  當一個沉溺過去與一個只放眼將來的人(買保險買美金買很多很多條廁?,還給自己在樟木頭買了塊風水墓地)走在一起,注定分道揚鑣,那是菠蘿油王子與麥太的愛情故事,一點也不浪漫。

  相對沉鬱的麥炳,麥兜這一代無疑簡單得多,他從小在成人(學校與母親)教育下學會耍賴、「炸死」;「兩文三語」就是學習人際關係相處,談天氣說問候打哈哈,不過爾爾。麥兜從來沒有像父親背負太多的「帝皇」背景,閒來只是搖著一對胖胖滑滑的腿,已足叫麥媽媽四出帶他看醫生,小小事情已急如碢上螞蟻。

  麥兜只看現在,只在乎吃喝玩樂。他是沉溺昔日的父親與擁抱將來的母親的結晶品,變相是最平庸份子,沒有昔日沒有未來,過一天就是一天,「悲劇人物」得很,只是當事人依然樂得哈哈,活得順心,旁人難以言說。

  麥兜這一代的「王子」,不過是只嘗過在浴缸內拿出那個小浴塞的淘氣鬼,對《小王子》、《快樂王子》等等童話故事,再不熟悉,也無興趣。石琪說,「片中麥兜其實是病態兒童,停不了顫身抖腳。編導說他最後因禍得福,與大提琴家馬友友同台『伴演』巴赫無伴奏音樂,卻太誇張反智。」惟反智背後,不無悲哀,巴赫跟麥兜放在一起,也不知是人類的多少次「進(退)化」。

  是的,麥兜這一代煞有介要學習的,是「如何小便」。那是麥兜電影中的一首歌曲《教我如何去小便》,有這樣的一段:「爸爸帶我過大海食萄國雞/爸爸帶我遠赴番禺食乳鴿/爸爸與我看著海浪/與我一起對浪小便/爸爸突然對我話:『佢話唔係要係咁,不過就,不過就/不過就會總係咁/o個o的o野,過去就/經已沒有o個家o野/經已沒法不分開/你以後全部靠自己,一個人小便。』」

  看過電影,突然感覺,那是最叫人動容的一曲,那種麥炳式的欲語還休,叫人神傷。

4 Comments:

At 1:25 上午, Anonymous Pork steak said...

I am a reader of your book "movie * music" (sorry i dunno how to type chinese...) it seems i am the first guy who writes comment on your blog! I love it! Anyway, just to say hi. Keeps writing more on soundtrack cos u r superb!

 
At 2:20 上午, Blogger 展鳳 said...

是啊,你是這裡第一位留言的貴賓,謝謝你的讚賞與鼓勵!希望你喜歡我的著作與這裡的小小文章吧!

 
At 12:38 下午, Anonymous Donna said...

you know i love reading your work. let me invite you to moon kei to celebrate for the birth of your blog :)

 
At 2:33 下午, Blogger 展鳳 said...

Donna:你真好啊!等你的「滿記」約會了!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