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06, 2008

法國憂傷詩人Georges Delerue選集





貼一篇是日在《星期日明報》的小文(是的,就是沒有刊登作者名字的那篇小文)。由於執行編輯也沒有刊登電影原聲封面,我很懷疑讀者可知道我所說的唱片是那張,是故也立即在此貼上。
  
  說到最欣賞的法國配樂家,非Georges Delerue(佐治.狄奈虛)莫屬。狄奈虛的音樂,是百份百的花都製造,旋律精緻,含蓄溫婉裡亦見散漫隨性,時而輕巧時而沉重,但總不乏詩意。他幾乎是法國導演杜魯福(Francois Truffaut)的御用配樂家,他的旋律,就是跟法國一班新浪潮作者導演的光影世界走出來。

  在我收藏的作品集裡,選來了狄奈虛為多位法國導演撰寫的配樂選集,當中包括他為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梅維爾(Jean Pierre Melville)、杜魯福等8位60年代法國重要導演所寫的音樂作品選段。

  我尤其鍾情選集裡他為高達所撰寫的《輕蔑》(Contempt,又名《春情金絲貓》,1964)與為杜魯福所創作的《柔膚》(Soft Skin,1964)。前者音樂裡的柔情與傷感,為電影裡充滿張力與暴力的男女關係注入了一種無常與無力感,豐富了電影裡有關情愛的內在肌理。後者的哀傷樂章屬於人性深心處的脆弱質感,如同琉璃之晶瑩剔透,為電影裡的婚外情注入無可挽回的悲劇性。狄奈虛的音樂就是篇篇情詩,甚麼是嗔、痴、愁、怨?聽狄奈虛,你總會了解一二。

  高達曾說,「如果法國電影沒有狄奈虛,將又回到未開化的時代以前。」出自前衛大膽見稱的高達口中,狄奈虛的電影音樂地位如何,無容置疑。但狄奈虛的音符從來不前衛,他的旋律如此內歛婉約,像懂得撫慰聽者心房,或似在你的耳邊私私細語,吐出真摯情感,憂傷的樂曲為聽者帶來入心的暖熱,也帶來了忐忑與惘然。

3 Comments:

At 10:11 下午, Anonymous 映雪 said...

雖然一看標題便知道是你的文章, 我也覺得奇怪, 為何今天明報你的專欄沒有名字和相片(為何會這樣?), 所以立即來你的博客檢查一下!

 
At 10:55 上午, Blogger 李卓倫 said...

你會否舉行新書介紹會? 很想現場聽一聽你成書的過程及分享固中點滴!

 
At 1:05 下午, Anonymous 展鳳 said...

映雪: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啊?不過,你來看這裡檢查實在很好,也令我放心.

李卓倫:暫時未有這個安排或打算,不過,謝謝你告訴我知道--起碼有一位朋友喜歡聽,嘻嘻!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