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29, 2005

《映畫x音樂》後記


  上週五收到北京三聯出版社編輯劉蓉林電郵告之,我的《映畫x音樂》簡體本終於出來了,等待多時的胎兒,最終成為落地孩兒,身兼父/母親的我,當然最為高興。然而這種快樂卻不是純粹的,當中又帶有一種不敢置信的浮游感。敢情是自己的第一部作品正式跟大陸的讀者見面,再雀躍,還是帶有不安的,一種不落實的慌張。身為作者的我,至今仍未知道孩子的模樣,這天,倒想跟大家先分享當日我為港版寫下的後記,包括要多謝的人。附圖是香港版《映畫x音樂》的封面,由香港書籍設計稍孫浚良操刀,再次多謝他給我的書賦予了寧靜的文字節奏感、空間感與氛圍。


               《映畫x音樂》後記
  關於電影音樂,腦海總有這樣的一把聲音:「不知是我選擇了它,還是它選擇了我,因為遇上,就一起了。」我常想,擁有一種屬於自己醉心的追求,是一種福份,是以格外珍惜。我深愛奇斯洛夫斯基的電影,是基於他的電影總有一種叫人捉摸不定的「命定/偶然論」,好些事情的發生,似有緣由;但又有些時候,事物的生成與發展,卻又無法言說,無從考據,猶如神秘主義之神從中作遂。

  父親是個喜歡電影與音樂之人,還是小學生的我,每星期就是拉著父母衣尾,跟隨他們上電影院看電影,看得懂自然享受,半看不懂的也一樣稱心,電影世界自有其魔幻魅力,看電影,總是賞心樂事。音樂世界也多得父親的培育,他只要工餘待在家中,就要滿屋大聲放著音樂,電影原聲是他的喜愛之一,只記得當年我還未看懂電影《午夜快車》的故事意涵,已聽熟了電影原聲,關於父親珍藏的電影原聲唱片,印象深刻的,還有《教父》、《蜜桃成熟時》、《兩小無猜》、《愛情故事》等等,父親鍾愛的音樂甚廣,不拘泥於古今中外,家中千多二千張的黑膠唱片,一直是他至今依然自豪的家當,我的童年在一室歌曲樂聲長大,慶幸沾上了半分音樂感。

  母親熱愛文字,從小愛讀小說,文筆比我要好,幸運地,在她的身教感染下,她身上流著愛看書與愛寫作的血液,不知不覺就傳到我的身上。小時候,她給我買了不少流行小說,讓我還未懂得愛情,就在愛情故事世界編織愛夢。然後,這些小說逐漸打開了我對文學與文字的熱情,一直在書海中找尋閱讀樂趣,只要好書,可不局限於嚴肅或流行文學。可以說,小學、中學時期,是母親一直從旁鼓勵,她更叫我遂其所願,當個小說家,寫好文章;閒來又給我看她的日記,讀她的隨筆,體味寫作趣味。是的,日後我最終賴以寫作糊口,多少跟母親當年供應的養份有關,一切有跡可尋。至於日後能否寫起小說來,卻是未知之數。

  肯定是,沒有父母從小給我對電影、音樂與文字的潛移默化培養,我想我對它們的接收大抵少了一份敏感與關懷,更無法如今天能以文字記下自己對電影音樂的一些研究與感受。正如多年來如果沒有國靈聽我滔滔不絕說著我對電影音樂的看法,沒有他在旁給我欣賞鼓勵,督促我放下身邊雜務,抽時間以此「大造文章」,可能,好些文章只流於一種印象式的看法,未加鑽研深化。是他這些日子以來從旁著緊催促與支持,一篇又一篇的文章,才陸續誕生。至於工作了一段日子再重返大學校園,接受大學教育的思考訓練,時機正好,恰恰有助我在研究過程引入不同理論角度考證,沒有這幾年的大學生活,大抵今天也就不會有這樣的一本書,沒有現在這樣的一個我。

  完成這本厚厚的書,彷彿完成了一個使命似,寫後記的當下,腦海中盤旋了好些摯親好友的名字,不得不提。沒有他們,這些文章大抵在創作過程或出生以後就顯得格外寂寞,只淪為文章大海的一點水滴,乏人問津。

  台灣《電影欣賞》的龍傑娣女士說來是第一個刊登我稿件的編輯,才投稿翌日,就收到她的電郵回覆,初試提聲,就像打了一支強心針。是大陸《看電影》的霍丁小妹讓我知道電影音樂文章原來有長期刊登的價值,一鼓作氣的寫了多篇文章以後,於2002年尾,再一次大膽投稿,竟換來她與其他編輯的青睞,從此就一直為《看電影》撰寫電影音樂專欄,我以為,那次是另一次最大的鼓舞。至於黃愛玲小姐更是我的恩師,她不時「被迫」讀我新寫的文章,可還是一臉願意,有次更邀我到她的電影課堂擔任客席嘉賓,讓我充當專家,講述我對電影音樂認識的二三事,已是最大的肯定。

  本書編輯李安叫我感受到甚麼是對作者與作品的尊重,她從不吝嗇對我的稱讚,這段「生死時速」的出書過程,她一直默默為此書做事,作最好的包裝,打點一切,當中所花心力,絕對不少。當然,還有美術設計Les Suen,他那份一絲不苟對書本設計的熱情與信念,為本書注入大大的可觀度。

  大部分文章,國靈總是第一個讀者,每次完成了一篇文章,他都甘於「正襟危坐」地給我細看一遍。遇上有問題的地方,總是耐心指出,他天生擁有細密心思,正好補足我那大意性情,從寫作取材、角度切入至文字的準確性,他都不時給我意見,指出我的不足之處,又著我不要考慮這種「冷文學」的市場,就是要寫下去。多年來跟他在文學、文化、藝術、生命的交流,令我體味了甚麼是最好的精神溝通,沒有他的同路,路就不易走。

  我常想,不喜歡電影與音樂的人,大抵總不能與我的文章親近,慶幸我身邊有這班志同道合摯友。沒有志偉在後期給我不厭其煩的翻查書中資料,這本書難免因為我的「大頭蝦」而錯漏百出,作為一位對音樂與電影素有研究的他,一直為我的文章補給寶貴意見,當然,還多得他多年來不時在逛影碟店或唱片店時,細心給我挑選好電影、好音樂。事實上好些音樂知識與認識,也多得他的推介,讓我的眼光擴闊了,也讓我知道,好的音樂,絕不止於電影中的。無論於音樂上的引介、於這本書,他也居功不少。

  有關日語的電影,我不時要勞煩建文的幫忙,沒有他快而準的翻譯,大抵不少寫作過程就難免給卡住了。亦友亦讀者中,首推小捷,每回見她津津有味地讀著我的文章,人就飄飄然起來,是的,作者需要那份被欣賞被讚賞的虛榮。妹妹展凰儘管較少看我的文章,但多年來一直與我分享喜歡的電影音樂,每回看電影後一旦發現有好音樂,她就急急告訴我,姊妹倆能夠有著其同喜好,嘻嘻哈哈說著笑著,其實已經很warm、很好。

  對我好的人,我一直銘記,並且感恩。

  是父母與身邊摯友一直容忍我多年的任性,才有本書的生成,特別感謝是已遠去的祖父母,他們都是最疼愛我的人,一直把自己的孫女視為珍寶。是的,多得這班摯親好友,是他們讓我這些日子以來體味人間情愛的力量。

                              展鳳
                              2004年4月15日

3 Comments:

At 4:59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congratulation!

 
At 3:09 上午, Anonymous 走馬 said...

恭喜,多個孖生仔,星期五見:-)

 
At 4:18 下午, Blogger 展鳳 said...

多謝兩位!!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