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1月 29, 2006

影.音.舞:記久石讓作品音樂會

2006年11月23日,文化中心坐滿了日本電影配樂大師久石讓的粉絲(音樂會門票一推出就售罄!),大導演如劉鎮偉一身粉紅暗格子西服白西褲,尤如純情小樂迷乖乖坐在第一排,近距離引頸以待。是的,久石讓與他的作品才是今天的主角,有賴香港管弦樂團一班樂師與他一同演奏出多首精彩映畫樂章。那一夜,久石讓在自己的作品裡起舞。


  這夜走出文化中心,看見是一張張滿足的臉,聽到是連連的讚嘆。樂迷們都為他們在之前兩小時浸淫在久石讓的樂曲裡表現興奮,為能夠一睹這位日本配樂大師風采而感到安慰。

  是的,除卻大師的音樂,久石讓全身發放出一股親和力。演奏會裡,他甚至沒說過話,卻是一直笑容滿面,雙手合十,以感謝樂迷支持。演奏會完畢前,一眾樂迷感動地站起來為這位大師歡呼喝采、拍掌致敬,久石讓連番向在座每個角落的觀眾報以由衷的感謝,他抬起頭,眼睛裡隱隱泛著淚光,是他的身體語言告訴我們,他是如斯受到打動。

舞動的指揮
  是的,語言不通,你還大可以相信身體語言。久石讓這夜以身體語言告訴大家他的緊張、落力、用心與熱情。他為自己的音樂會擔任指揮與鋼琴演奏,任誰也可以看見久石讓在指揮時的投入與肉緊,他捉緊每首樂章裡的每個小節每粒音符,緊密地以動作與神情跟樂團成員表達自己的要求。開場時一身黑色「三件頭」西裝配蝴蝶煲呔,莊嚴裡不失幽默感。

  個子小小的久石讓在指揮台上舞動著,令人在欣賞樂曲過程不得不把視線投向這位指揮舞者。在悠揚的音樂裡,久石讓以一連串的搖晃動作帶動樂團演奏,指揮台上的腳踝起落有序,他捉緊每個音符的引入、帶動與完結,毫不馬虎,台下的樂迷也乖乖跟隨他的指揮,一旦樂曲尚有餘音,台下的樂迷也絕對不敢隨便鼓掌,好等待曲子真正完結,才適時拍掌。

熱情的汗水
  據說久石讓的背部因早前台北的作品音樂會(11月20日)太賣力,身上貼滿「痠痛貼布」,這夜後,相信他要繼續此舉。也難怪,除卻指揮外,久石讓可還要演奏鋼琴,這位音樂家,此刻還在手舞足蹈地指揮著,一瞬間就轉身彈奏鋼琴,融入樂團的演出。指揮與演奏角色,進出自如,此舉如何需求魄力與如何疲累,可以想像。這是一般演奏家難以同時勝任的角色,他卻做到了,一次又一次。是故,觀眾每見他開始一首樂曲時,總要先從褲袋取出手帕,抹一把汗,再開始指揮。那頭熱情的汗水,叫人肅然起敬。

  當然,汗水沒有白流。久石讓這次為亞洲巡迴演奏會的確花了不少心力。整夜分為兩大部份,除了跟管弦樂團的合作外,還有久石讓的鋼琴獨奏。音樂廳裡被多首映畫美樂包圍:《天空之城》、《風之谷》、《千與千尋》、《幽靈公主》、《花火》、《菊次郎之夏》等,紛絲們都為久石讓的音樂回味著電影,但更值得一提是,久石讓明顯花了不少心神為自己的歌曲重新編寫樂譜。這夜和香港管弦樂團的合作,久石讓的音樂令整隊管弦樂團的樂師與樂器,充分發揮,好些作品更利用了樂團的豐富樂器資源,令原來樂曲的音色更多姿多采,是真的做到淋漓盡致。


久石讓
  生於日本長野,自小學習古典音樂,於日本國立大學修讀作曲,並鑽研現代音樂。多年來出版近40張電影原聲專輯(包括動畫),獲獎無數,其中以跟宮崎駿與北野武的合作最為人津津樂道,2001 年他更曾導演作品《Quartet》,亦擔任片中配樂。近年亦開始與其他亞洲導演合作,包括韓片《歡迎來到東莫村》、香港的《情癲大聖》(劉鎮偉)與《姨媽的後現代生活》(許鞍華)。


(本文刊原於11月27日《香港經濟日報》,附圖取自網頁,跟是次音樂會無關。)

2 Comments:

At 11:23 上午, Anonymous 海婷 said...

人有用心與熱情會令我感到快樂!
可以看出他是個幸福的人啊。

 
At 12:55 上午, Blogger 展鳳 said...

是,他也說自己是幸福的,尤其為一些喜愛的電影做配樂!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