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31, 2005

末路新生


  一部雷鳥開篷車,兩個女子,一次旅程,那是有關兩個生活在男權社會的美國女子故事。列尼.史葛(Ridley Scott)1991年作品《末路狂花》(Thelma & Louise),一直被譽為荷里活女性主義電影經典之一。

   Thelma(Genna Davis飾)是家庭主婦,不幸嫁錯暴燥情郎;Louise(Susan Sarandon飾)是餐廳侍應,男友則為無可無不可的浪蕩漢。一日,二人偷偷背著丈夫、男友欲駕車作短途旅行,期望在夾縫生活中「偷得浮生」,怎知還未 穿州過省,Thelma險被粗漢強暴,Louise一怒之下,開槍把對方轟死,二人恐防事件張揚,落荒逃亡,從此兩個女子,一條沒法回頭的不歸路。作為電 影道具,汽車在電影中佔戲極重。那是一部1966年型號的雷鳥開篷車,淺綠色,Thelma 跟Louise在當中有一段漫長之旅。

   美國公路何其多,雷鳥每每在眾大型貨櫃車包圍中遊走,多番穿越還有更多貨車在前,感覺渺小得可以,彷彿喻意著女性在主流男權社會的位置──邊緣、弱勢與無 助。從兩個女子在自身生活圈子逃跑(脫離丈夫、男友圈子,尋求自主空間),至抵禦外來侵犯(電影中粗漢的性騷擾跟侵襲,牛仔小子騙財騙色)及至逃避男性霸 權象徵的警方追捕,無疑目睹女子脫離家庭如何勢孤力弱,有形無形男權社會建制逐層遞增,她們說,社會總是不相信她們那套,法制之下,女子獨行之路,一步一 驚心。

  更諷刺的是女性一旦踏出家門,只得寄居車上(一個流動的空間),天地之大(從德州、墨西哥至大峽谷),無處足以容身。電影最尾 一幕,見兩個女子被龐大警車隊追到大峽谷盡處,Thelma與Louise商討過後,決意全速keep go。鏡頭只見汽車飛馳間凝住了,列尼史葛以這個不回頭的理想主義情懷作結,無疑是強化女性自主的背後的精神,但畢竟人車共葬,也是一種吶喊式的控訴,悲 哀得很。

  說到底,電影中汽車在當中只是充當中介,真正的出路,女性還需自己走出來。

2 Comments:

At 8:31 下午, Anonymous CY said...

我看電影都不會作理性的解讀,只有一些感覺.我很喜歡他的十誡,兩生花,藍白紅.他相信兩生花只適合那些"對電影所呈現的那類感情極為敏感的那一群人.我相信同樣這群人都會喜歡紅.我就是那樣的人,看了很多次紅,最近終於買了box set,以前只有台版VCD.至於Scar,我記得他說過Scar 拍得很差,是一個有瑕疵的劇本.

 
At 1:23 上午, Blogger 展鳳 said...

求仁得仁,喜歡就成了.Scar的政治味道較重,又受制於當時社會的政治氣候,自然有點縛手縛腳,正如奇氏生前說,他更喜歡探究人類生存狀態的普遍問題.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