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20, 2005

十一月,想起霑叔

  十一月,我想起「霑叔」黃霑。

  去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黃霑因肺癌去世,至今整整一個年頭。近日重看《笑傲江湖》的特別版DVD,當中收入霑叔有關這部電影音樂的創作訪問,看他笑著說如何因為看了黃友棣教授《中國歷代音樂思想之批判》一書,靈機一觸,決定引用《宋書.樂志》「大樂必易」(偉大的音樂必然是容易的)之論,為電影撰寫一曲〈滄海一聲笑〉;又咬牙切齒述說跟徐克在合作過程如何磨拳擦掌,差點令施南生提早變成寡婦芸芸,那種又愛又恨的坦率真性情,叫人感覺珍貴。訪問拍攝於2004年,正是霑叔生前最後的訪問之一,現在看來,份外婉惜。

  霑叔被譽為香港鬼才,這點不用多贅。我倒想談談他在香港電影配樂上的成就。歷年來,霑叔曾撰寫的電影音樂也為數不少,當中包括:《上海之夜》(1984)、《刀馬旦》(1986)、《倩女幽魂》(1987)、《鐵甲無敵瑪利亞》(1988)、《秦俑》(1990)、《笑傲江湖》(1990)、《倩女幽魂2:人間道》(1990)、《倩女幽魂3:道道道》(1991)、《黃飛鴻》(1991)、《青蛇》(1993)及《梁祝》(1994)等等,其中,他更憑著《倩女幽魂》、《黃飛鴻》及《梁祝》多次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配樂獎,2000年更獲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頒授音樂成就大獎。

  翻讀台灣藍祖蔚先生的《聲與影》,才知道霑叔是如何進入電影音樂領域,那是1967年,他為關志堅先生當老闆的「堅城影業」的粵語歌舞片做原創音樂,一口氣就寫了三部:《歡樂滿人間》、《火情人》及《不褪色的玫瑰》,然而,基於年代的隔閡,這些粵語歌舞片對70年代生於香港的我來說,也不免陌生,只知道前兩部是由蕭芳芳當女主角,後一部是陳寶珠。

  可以說,霑叔曾操刀的電影,不少均是為人熟悉的徐克作品。看他娓娓道來,內裡各有文章。這裡取材自《劍嘯江湖:徐克與香港電影一書》(何思穎編)一書,展栽了一些有趣部分,好跟大家分享。

  關於《上海之夜》,霑叔曾說:「和徐克合作,始於《上海之夜》……我一寫便寫了十二個主題旋律,叫徐克來挑。可以挑,最合徐克脾胃。我跟他說:『你要好的,這樣吧,一開始便奏〈秋的懷念〉,返回三、四十年代上海的味道。』我們就這樣偷了那曲做序,改了一點兒。還有〈夜來香〉,兩曲加在一起,即使沒去過上海,都懂得是那兒的味道。徐克和三、四個人深夜一時來我家,邊喝酒邊做,四時完工,我致電找經常通宵錄音的拍檔戴樂民來彈奏,邊彈邊繼續喝酒。到早上五時半,徐克說倒不如找個人來唱。六時我們抵達喜來登酒店用早餐,把住在那兒的葉蒨文接來我家。她才剛放工,呱呱叫,但還是來了,給我們唱了〈晚風〉。」

  關於《黃飛鴻》,他又說:「《黃飛鴻》我們原只想寫器樂,不是想唱的。我跟華納老闆黃柏高說正跟徐克改編〈將軍令〉,他告訴我林子祥一直很想唱這曲子,於是他去問林子祥,我去問徐克。林子祥答應,我便致電告訴徐克。《黃飛鴻》的〈將軍令〉,林子祥唱,是很好的組合。然後我馬上寫詞,當天深夜二、三時抵達嘉禾。我說歌很簡單,但我覺得寫得好。徐克說行了,馬上去錄音室,但還未錄好音樂,便找來戴樂民彈琴。林子祥當天便要趕回美國,我跟他說只有鋼琴,請他用想像力幻想有千軍萬馬,有嗩吶、小提琴、有鼓、司鼓、中國鼓,南北所有鼓全都響起。林子祥又辦得到,真了不起。一唱完我們便加其他音樂進去。」

  最痛苦的合作之一,非《笑傲江湖》莫屬:「他(徐克)六次打回頭,我又甘心情願給他蹂躪……那是最後一次,第七次。然後我在譜上畫了個亢奮的男性生殖器,傳真給他:『要便要,xxxxxx,你不要,請另請高明。』他喜歡。他若不要,便翻臉了。」

  黃霑、徐克二人一度如是交心,劉大木說,有次徐克傷心哭了,叫朋友們找來黃霑,只是,後來二人卻沒有來往了。

  友緣盡了,謝絕合作,黃霑對徐克,愛恨交纏間一直不忘對對方的欣賞與讚許。「我必須講,自己是多謝徐克的。我最好的最流行的作品,幾乎都是和他吵鬧、給他迫、給他蹂躪才跑出來,過程非常痛苦……我明白你是個藝術家,我欽佩你,也甘心情願給你蹂躪。我明白那是你的戲,但也是我的作品,請你也尊重我。」

  說著二人故事,我彷彿讀著武俠小說,兩位性情俠士,由惺惺相惜至價值觀相距遠了,只得各走各路。

  有朋友跟我說,看罷《七劍》,忽然懷念起黃霑與徐克合作的年代,又說《七劍》如由霑叔操刀,大抵更好。

  想起五年前曾因工作關係,跟霑叔做訪問,可內容都集中在他重返校園,修讀博士課程。在我來說,我一直怪自己未能在霑叔生前,跟他好好做一個關於電影音樂創作的訪問,好為這一頁,記錄更多寶貴的史料,現在好生遺憾,今只有憑著小文紀念這位前輩,謝謝他生前曾作出的努力,及給我們目睹他那份不屈不撓的專業創作精神。

  本文原刊於2005年11月20日,《無錫日報》

4 Comments:

At 12:16 上午, Anonymous 肇弘 said...

徐克和黃霑再沒有來往還是沒有再合作?

 
At 12:14 下午, Blogger dosss said...

黃霑,對於很多人來說,就是止於「嶺南文化」的代表人物了。霑叔當然寫給關淑怡的兩首電影主題曲,一首是「少俠楚留香」的主題曲《迷》,一首是「綺夢」的《請你入綺夢》,令我驚嘆霑叔這種國學根基深厚的華人,竟能以極西化的概念入曲,摒除了以往他那種起承轉合的中國小調曲法,改為以極度抽象,感情卻突然於暗角出奇不爾的鑽出來的手法,至今無人能出其右,這兩曲亦因只附於關淑怡的精選碟及另一張雜錦碟中,而被人忽視。

 
At 1:38 上午, Blogger 展鳳 said...

肇弘:以我了解,他們都沒有怎樣來往了,合作更不用說,都是不想再傷和氣了.

 
At 1:38 上午, Blogger 展鳳 said...

Dosss:你所提及的歌曲,我也很陌生呢,經你提點,也要找來聽聽.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