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09, 2007

映畫裡的拉丁音樂圖鑑


  連續兩年取得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之名,如此架勢,怎可少覤?說的是來自阿根庭的音樂家古斯塔夫.桑塔拉拉(Gustavo A. Santaolalla)。去年挾李安的《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先拔頭籌,這一年交出的是荷里活大製作《巴別塔》(Babel),改以阿拉伯弦樂器、費明高吉他與墨西哥吉他勾勒出不同音色與曲式,深得評審喜愛,桑塔拉拉借用配器展示不同國度視野,彷若電影裡對語言的寓意。可以說,桑塔拉拉這回把玩他最擅長的拉丁美洲音樂,自然駕輕就熟,事實上早在2004年,桑塔拉拉已為巴西導演沃爾特.薩雷斯(Walter Salles)打造南美風情旋律,憑著一齣《摩托少年日記》(The Motorcycle Diaries),早受到喜歡南美音樂的影(歌)迷注目。
  
  熱情如火的拉丁音樂一向深受荷里活電影市場鍾愛,以南美為故事背景的電影不消說,像以上談及的《摩托少年日記》及2002年的《無主之城》(City of God),音樂在當中活脫脫地標誌著一個城市的印記,一段溫熱的時光,一種不用經驗也可以容易讓人接收的異地情調,一種重新構築的「原創」天地,音樂響起,已令人放開懷抱投入。
  
  別忘記還有香港的王家衛,他彷彿對拉丁美洲音樂有著說不清的情意結。看他的《阿飛正傳》(1991),背景本來跟南美拉丁風馬牛不相及,他卻有本事選用了充滿拉丁特色的「紅蕃吉他」(Los Indios Tabajaras)的〈Always In My Heart〉,豐富了《阿飛正傳》裡的另一重質感,還有那位被認可為最先將拉丁音樂帶進美國主流文化的Xavier Cugat,他的音樂既性感又充滿異國風情,君不見〈Perfidia〉 與〈Jungle Drums〉對準了60年代「王家衛式」的痴男怨女?當然──還有《花樣年華》裡的Nat King Cole,繼續為周慕雲蘇麗珍高唱拉丁情歌。以上都是舊曲新用,為王氏電影注入他的獨特簽署。
  
  然而在王家衛電影裡最「拉丁」的,還要算其《春光乍洩》(1996),取景自阿根庭的布宜諾斯艾利斯,伴陪著電影裡何寶榮與黎耀輝的愛情角力,是一首又一首的南美音樂:阿根廷探戈大師皮亞左拉(Astor Piazzolla)的三首作品固然叫人多愁善感,那彷彿是為游子度身訂造的手風琴傑作,盪情迴腸,難怪當年王家衛說:「我在飛機上聽了他的音樂,我聽到某些在探戈音樂之外的東西;那是這座城市的節奏,這部電影的節奏。」
  
  還有還有,那首出自巴西國寶級男歌手卡耶塔諾.費洛索(Caetano Veloso)口中的哀傷鴿子情歌〈Cucurucucu Paloma〉,一樣叫人怦然心動。若干年後,我在阿莫多瓦的《對她有話兒》(Talk to Her,2002)再次看到歌者唱著此曲,並根據字幕翻譯得知道歌詞之意,心房不禁被音樂揉搓。據說當年不少影迷看到這裡,也忍不住眼淚汪汪,是的,拉丁音樂就有這種說不清的感染,有時候就是不諳歌詞單單聆聽,已足夠被打動。
  
  啊!話說回來,誰敢遺忘歐洲拉丁派鬼才導演阿莫多瓦,他的電影何嘗不帶南美風情?簡直是熱情澎湃得可以!當中尤以其早期電影為甚,他的《情迷高跟鞋》(High Heels,1991)、《愛火花》(Flower of my Secret,1995)與《瀕臨精神崩潰的女人》(Woman on the Verge of a Nervous Breakdown,1988)等,總有幾首令人窩心的拉丁情歌,聽著聽著就叫人不禁跟著哼唱。
  
  近年的南美配樂佳音我想起還有《筆姬別戀》(Frida,2002),墨西哥音樂熱情澎湃,一把吉他奏出人間七情六慾。導演是美國的茱莉.泰摩(Julie Taymor),請來艾略特.戈登塞爾(Elliot Goldenthal)為電影撰寫音樂,充分利用墨西哥音樂中的民族性。吉他成了當中的主角:轟烈的愛情,火紅的理想實踐,盡在陽光味濃的音符下,舖天蓋地。箇中無論人聲歌曲或純音樂,輕易就能夠挑起聽眾的官能刺激,像置身於熱情真摰國度,聽著火辣情歌。
  
  都說南美音樂理應給人閑逸、慵懶與逍遙之感,如果說到單純、愉悅、輕快的的南美拉丁之音,首選是德國導演維姆.文德斯(Wim Wenders) 在《樂滿夏灣拿》(Buena Vista Social Club,1999)所拍下的,那是文德斯跟多年來的音樂夥伴萊.庫德(Ry Cooder)到古巴旅遊時拍下的一個當地享譽多年老藝人樂團,豪情爽朗的古巴音樂背後大有一種純粹的赤子情懷,一班熱愛音樂的古巴樂師長年與音樂為伴,自然率性,充滿生命力。無論曲風、配器以至人聲配合都是歡欣跳躍,節奏感重,又溢著西班牙的古風,鄉土味濃,情感真切。這又令我想起美國導演昆頓.塔倫天奴,他不也在其《標殺令2》(Kill Bill 2,2004)裡選用上兩首鄉土味重的南美拉丁音樂嗎?
  
  關於南美拉丁配樂,畢竟太多,未能盡錄,大抵每位愛樂人總有屬於他個人喜愛的南美拉丁配樂清單,你的清單裡會有甚麼?

7 Comments:

At 6:27 下午, Blogger 格霖 said...

啊!這一篇有關南美音樂的,很有趣。有點「娓娓道來」的意思,可惜不夠深入。假如有多些篇幅集中談Gustavo Santaolalla, Elliot Goldenthal和Buena Vista Social Club等就更理想了,王家衛。。。你已寫過不少了吧。

《對她有話兒》的主題音樂(Hable Con Ella)和謝幕音樂(Raquel)我都十分喜歡。

想到Michael Nyman的Live Album中有幾段加入了摩洛哥音樂元素的,雖然和拉丁扯不上關係,不過都是富有exotic味道的音樂。

 
At 12:24 上午, Anonymous tsk said...

Angela,

多謝您!這是我最喜歡的一篇!

因為所提到的是我最喜歡的歌曲!

還記得《筆姬別戀》及《對她有話兒》於同年競逐奧斯卡最佳配樂獎,前者令人一聽難忘,
後者則十分耐聽,結果由前者勝出,但兩張唱片都很正!

至於〈Perfidia〉和〈Siboney〉更是手提電話的聆聲。Xavier Cugat的〈Perfidia〉相信是少數重復聽一萬次都不會厭的雋永音樂。

The Motorcycle Diaries 香港譯作《哲古華拉的少年日記》,看時記得也不錯的,但現在已沒有印象,不知現在是否仍可買到?

至於《巴別塔》則仍未看,看了您的介紹後,真的要「連戲帶曲」的購買回家,以滿足對拉丁音樂的無窮欲望!

 
At 11:19 下午, Anonymous 映雪 said...

Dear Angela, 我也是從《阿飛正傳》,《花樣年華》和你的著作《映畫x音樂》開始認識南美拉丁配樂; 也因此愛上了《樂滿夏灣拿》. 日後聽什麼南美拉丁配樂,還是依你的推薦吧!

另外, 那天在《明報》的"保衛皇后碼頭聯署"中發現你的名字(也有我的名字),真的很高興!

 
At 12:54 上午, Anonymous sophia Cheung said...

Hi Angela,

路過搭訕。看罷格霖的 post 有感。對於我個人來說,我很喜歡朋友跟我娓娓道來。深入很好,不深入也無所謂,重複探討一個題目又如何?朋友喜歡遊走閒聊,很樂意高高興興陪伴走一圈。自己有千言萬語,就自己埋案寫自己的千言萬語吧。

最後,對於我等草民,你的文章已經很深入,我需要用時間細心閱讀,慢慢消化吸收,而且獲益良多。謝謝你的分享。

再談!

Sophia

(12:47 a.m., 12.5.2007)

 
At 1:01 上午, Blogger 展鳳 said...

謝謝各位,高興這篇小文引來一點迴響,也是一件好事~~~

格霖:我當然明白你意思,就是說我有點偷工減料吧(嘻)!

Tsk:很多沒有你的消息,最近生活可好?The Motorcycle Diaries 的原聲當然有得買,很容易買啊!至於《巴別塔》嘛,剛剛就我知有朋友看了電影就立即買了原聲,很高興的呢!!

映雪:是啊,我也看到你的簽名!!!你近日好嗎?遲些我在art school有新的課程,不知你可有興趣呢~~

Sophia:一直高興與你分享,也多謝你不時告訴我知你看了甚麼好書好雜誌!!

 
At 1:27 上午, Anonymous Kent Cheuk said...

我上個月才回來香港,便立即補看<巴別塔>,之後也買了Soundtrack,一看,Ryuichi Sakamoto竟然有份‧特別喜歡<Bibo no Aozora/Endless Flight/Babel>一曲‧

 
At 3:33 上午, Blogger 展鳳 said...

Kent:是,我記得你喜歡Ryuichi Sakamoto嘛!!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