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19, 2005

愛情宿命


  王家衛電影素來以愛情為命題,他喜以故事人物表達千絲萬縷的愛情關係。有回,他在一次訪談被問及追求怎樣的愛情,他想了一想,遂說:「就是最簡單的那種吧!」之後可沒加任何解說,然而,這種沒加詳述的簡約答覆,卻意味深遠。

  當大部分人「聲稱」追求轟轟烈烈、可歌可泣的浪漫愛戀時,說追求簡單愛情,大抵被視為不長進吧。就是愛以千瘡百孔愛情作題材的王家衛,這回也來個反高潮,說追求簡單愛戀,委實令人失望。

  然而,過來人一旦感受過愛情中那種甜美幸福的建設性與狂風掃落葉式的破壞性,大抵不得不小心翼翼,原來,最完美的愛情,簡單從來是福。
簡單,說的是愛情關係,你愛我,我愛你,一生一世,無風無浪,就最好了。

  「在這段婚姻裡,三個人,是稍覺擠逼了點。」那是戴妃生前的名言,一語道出最妥貼的愛戀,還是兩個人好了。愛情的排外性只容兩個人平平安安的溫馨共處。同一時間要多愛一個人或應付愛人有多一個情人,從來都不討好。沒有多少人能夠像杜魯福的《祖與占》(Jules and Jim)或沙特與西蒙波娃的愛戀,可以瀟灑俐落容許另一半跟別人相好,或同一時間開展多元戀愛而應付自如。

  愛情千古事,由來就有不少關於愛情的巨著,我最喜歡的,還是希臘神話。關乎宇宙生成,原始人類(眾神)的開天闢地。在希臘神話的世界,愛情是一大重要命題,愛情掌管了眾神或神人(半人半神)或人類的愛慾憎惡,愛情那千變萬化的多重面相,都在希臘神話中呈現,不同愛情故事,展示了愛情帶來獨特的副產品:或悸動、或溫馨、或柔美、或驚喜、或甜蜜、或錯失、或落空、或哀慟、或悲憤、或猜疑、或妒嫉、或背叛、或無奈、或茫然、或苦澀……一個個希臘神話裡的神/人,展示了愛情的複雜本相。

  宙斯(Zeus)天生的多情與縱慾,幾叫他與身邊妻子及眾女神/人飽歷肉體或心靈苦痛;他的妻子赫拉(Hera),一生就是監視丈夫宙斯可有四處留情,並想盡辦法阻止,妒火,令她長年累月的不好過;丘比特(Cupid)如何跟普賽克(Psyche)相愛,卻一度因為不信任而慘遭分開;愛神(Aphrodite)如何縱情色慾,水性陽花,叫丈夫鐵匠神(Hephaestus)蒙羞被恥笑;仙女Echo因受到赫拉的詛咒,再漂亮也得不到跟她本是金童玉女的Narcissus青睞,最終香消玉殞;Narcissus自戀成狂,一生只得對河自憐自愛……

  希臘神話開拓了無數的愛情話題,是愛情的原型,圍繞著都是愛別離,求不得。早在兩千多年前,這班浪漫的希臘人早就洞悉愛情的虛幻本質,祈望以鬥士精神來挽救,最終多是徒勞無功,讓悲劇接連在故事中發生,預示了人類難以逃脫的愛情宿命。

  簡單快樂愛情,早早就在希臘神話絕緣。我又想起馬奎斯(Gabriel Carcia Marquez)也曾說過準備寫一本有關愛情的長篇小說,是快樂的,簡單的,只是,小說一直未見完成,簡單快樂的愛情故事,看來只是潘朵拉(Pandora)盒子底部深藏的美好東西──希望。

6 Comments:

At 12:38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展鳳:
long time no see ,當閱讀你的文章,就如見你游走於音符間,穿梭於光與影,其樂無窮,羨慕不已!有空找我依循你的電影飲食圖鑑,飲
杯果汁,食件蛋糕!

敏儀

 
At 2:13 下午, Blogger 展鳳 said...

Dear敏儀:嗯,謝謝留言,生平認識的敏儀不少,但大都沒有繼續聯絡,但好幾個倒是記在心中.

你可是阿Lo?因為記得阿Lo才那麼懂得吃與喜歡吃,希望沒弄錯.

如果弄錯了,也請別介意.

 
At 2:58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是啊!而鄙人只認識一個兼具知識及姿色的展鳳!
敏儀(LO)

 
At 4:22 下午, Blogger 展鳳 said...

敏儀:太高興沒有攪錯,大家都有十年沒見面了,我對你卻是記憶猶深.嘻,大家一齊「搵食搵食」(語帶相關,想只有你明白)嘛!

願你一切安好!

你的誇獎真太笑話了,都說自古文人多大話,嘻嘻!!

 
At 9:38 下午, Anonymous  said...

太轟烈的愛情, 生命承受不起。然而人生畢竟太平凡, 勾不起一點漣漪。太多的人工作難以超越, 生活過於平淡, 唯有愛情才能成為轟烈的本錢。
平凡是福。然而要甘心平凡, 大抵只有在轟烈得遍體鱗傷之後。

 
At 12:30 上午, Blogger 展鳳 said...

嘉:是的,有時做人,就好像當一個畫師,生命就是畫作.為自己的生命繪畫,著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