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16, 2005

杜鳴心與王雲階

  繼九月份香港電影節的貝納.塔爾(Bela Tarr)作品選後,自十月份起,香港電影資料館與太空館演講廳又開始另一輪電影欣賞:「中國電影回憶──沈浮與水華」,連續兩天看罷水華導演的《林家舖子》(1959)跟《傷逝》(1981),分別來自兩位中國文學家──茅盾與魯迅的文學作品,很有意思。

  大抵跟自己喜歡《傷逝》這個短篇小說大有關係,這個周六晚上看罷同名電影作品以後,思潮起伏,尤其想談談這部電影的音樂。

  多年來,我的文章甚少談及中國電影配樂,有時候也自感有點說不過去,再坦白說來,少寫,不過是因為不熟悉、不認識,也就只好避過。這回看罷水華的《傷逝》,卻想談上一點點。
水華這部電影找來杜鳴心這位曾留學蘇聯的中國作曲家主理,我看著電影,感覺杜先生筆下的旋律相當優美動人,這部80年代配樂作品,絕不比同年其他西方電影配樂遜色,含蓄與戲劇性可謂「並駕齊驅」,卻又收放自如,音樂在電影的配置也相出色,就是恰如其分。

  對熟悉中國音樂的人來說,一定對杜鳴心先生的名字不會陌生,他是中國的音樂界國寶之一,曾是中央音樂學院的教授。早年和同是留學蘇聯的作曲家吳祖強合作寫成了著名的中國芭蕾舞樂《魚美人》,其後二人又合作過芭蕾《紅色娘子軍》的音樂,著名作品還有《祖國的南海》、《青年交響曲》等,可以說,杜鳴心在中國音樂界的地位崇高,不少當代中國著名音樂家都是他的得意門生。

  我有幸收藏了杜先生一張電影音樂原聲(說來是數年前在灣仔一間小店意外發現,當時看見是兩部文學電影的原聲,想也不想就買下了):「杜鳴心電影音樂選段:《原野》《傷逝》」,就是他的兩部原聲創作。這晚看罷電影,尤其想寫一篇有關《傷逝》的電影音樂文章。

  至於週日,我將看沈浮先生的兩部代表作《萬家燈火》跟《希望在人間》,負責配樂的正是王雲階先生,不得不說,看這兩部電影,我更加是為慕王先生之名而來。王先生曾在1984年為北京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名為《論電影音樂》的著作,那是我電影音樂書架上一本珍而重之的書籍(那是一本二手書,得多謝妹妹送我),這段日子也開始斷續翻閱。
是的,世事委實奇妙,誰知道呢?杜氏的原聲已買了三數年,王氏的書在手中已有五年,今天,

  才真正在大銀幕用耳目一同感受兩位作曲家在電影的參與,這樣的感覺,叫亢奮。

2 Comments:

At 12:29 下午, Anonymous 肇弘 said...

是劉曉慶主唱?

 
At 2:26 下午, Blogger 展鳳 said...

是啊,那是指《原野》一片而已。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