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27, 2005

鄰家女孩.X級電影女星.女性主義者:Linda Lovelace的短暫一生


   《深喉揭密》(Inside Deep Throat)是一部講述1972 年著名美國色情電影《深喉》的紀錄片,當中集中說的更多是有關美國的政治問題,至於片中女主角Linda Lovelace的故事,似乎卻甚少著墨,說來,她是一個悲劇性的女性人物,某程度上,多少也反映著美國這個多元社會更根深柢固的家庭及社會問題。
   1972年,Linda Lovelace憑藉一部小本色情電影《深喉》(Deep Throat )打入電影市場,名噪一時。電影中,Linda分別與不同男子交合,還有連場口交特寫,都強調Linda一張嘴巴,盡享口欲快感。以當年角度,意識之大 膽,可謂前無古人,一時無倆,尤其電影中那種通過縱欲的反建制行為,充斥電影之中,難怪此片成為當年美國一部重要的話題電影。

  因為《深喉》一片,Linda成為美國甚至國外男性的注目對象,她的一生,可謂以此片為轉捩點,改寫了「平凡」一生。此外,就是兩次戲劇性的車禍。一次,將羞澀的小女孩打造為滿口享受性愛的女戰士;一次,則將她帶到無法預知的極樂世界。

70's x級電影女星   2002年4月3日,星期一,Linda Lovelace在車禍中逝世,享年53歲。新聞報導過後,美國好些人均感覺不太舒服,大抵,是想起了Linda傳奇而無奈的一生。美國青年人對 Linda並不熟稔,但對30過外尤其40、50歲的人來說,Linda畢竟是他們成長過程中一個熱話人物。

  Linda Lovelace,怎樣去形容的一個女子?她一度賣淫為生,吸食毒品,甚至在大銀幕驅體橫陳,展露淫娃笑靨,擺出放蕩姿態,是美國色情電影史中一個不得不 提的重要一員。然而,踏入80年代,打著鮮明旗幟要反色情電影工作的,也是Linda。她以過來人身份,強力譴責色情電影是「合法強姦」,罪大惡極。她甚 至出版著作,指控第一任丈夫迫她在眾目睽睽下出賣肉體,尊嚴。

Cult片經典  《深喉》作 為第一部改寫美國人性觀念的色情電影,也改變了好些美國人對所謂猥褻的看法。電影講述Linda Lovelace作為一個從來未能在性交上得到高潮的年輕女子,通過與眾多男子交合及心理醫生分析,方發現自己的真正快感只有來自口交,自此,便以此為 樂,找著生趣。故事中指Linda天生沒有陰核,她的陰核原來暗地生在喉頭,「深喉」之意不言而喻。

  電影劇情多少帶荒謬性,然後就是一幕幕真人交合表演,附以美式搖滾音樂,包括以美國國歌作背景及以可樂噴在女性私處,是故被視為反建制的cult片。該片上畫時,曾鬧過滿城風雨,人人都在談論這部電影,甚至曾引起不少美國女性抗議。

   姑勿論如何,片商肯定是當中的最大利益者,沒有人知道此片的總收入,但據保守估計,已高達6億美元--還未計後來的影帶及影碟市場等版稅利潤。是故,以 影響力及收入計,《深喉》絕對是美國電影史上一部重要的電影,不容忽視。當中甚至有資深電影評論人指,《深喉》絕不是一部普通的色情電影,相反,電影背後 所帶動的性價值觀以至反建制訊息才是更值得深究。

  當然,這部電影對Linda來說,又是另一回事。

神聖小姐   原名Linda Boreman的她,本來不過是一個籍籍無聞的平凡女孩。成長于紐約,父親為當地員警,母親則為普通家庭主婦。不過,Linda的母親天生性情暴燥,深信 體罰是對女兒的最佳教育。Linda,就在這樣的一個家庭環境成長過來,自小循規蹈矩,不容自己半點行差踏錯。就讀天主教學校的她,有同學替她改了一個花 名:「神聖小姐」(Miss Holy Holy),用以形容天生害羞的Linda。正如她在第一本自傳《Inside Linda Lovelace》中說,她從小不容自己跟男孩有任何身體接觸,且性格內向,讀書時期朋友不多。

  1969年,Linda完成了她的中學課程,原本打算開一所小小的時裝店,卻基於一場車禍嚴重傷及顎骨、肋骨等部位,時裝店計畫只得擱置。更重要是,一個男人自此闖進她的生命,並為她的歷史改寫,那是她後來的第一任丈夫,Chuck Traynor。

墮落天使
   1969至1972年間,Linda與這位第一個叫自己心愛的男人開始新生活。當時,Traynor在邁阿密擁有自己的小酒吧,但收入卻一直滑落。這段 日子,Traynor苦無出路,沉溺於毒海以麻醉自己,至於經濟上,則賴以Linda賣淫為生。前後三年多,他不斷對Linda軟硬兼施,令Linda為 他出賣肉體賺錢。軟功,自然以一番甜言蜜語討好她,為博Linda同情;硬功,則不斷虐打她,迫她就範,包括不時以此威脅她跟自己交歡。Linda在她的 第三本自傳《Ordeal》中稱,當年前夫對自己施以性虐待,還說成是性趣的一部分,要她隨時隨地迎合。

  二人最終結為夫婦,Linda更跟隨丈夫一同染上毒癮,不同是,她是Traynor的長期飯票,以賣淫賺錢來供應他的所需,也是倆小口家庭的唯一經濟支柱。從丈夫的性奴至成為賣淫機械,甚至逐步成為銀幕大眾的性對象。每一步,都把Linda推進更黑暗的深淵。

性愛女戰士   《深喉》以前,Linda其實早開始了拍攝小電影之途。這類屬於地下的色情電影,成本低,拍攝場景往往是紐約市的小公寓,無論就演員與工作人員,大都是 不知名的。Linda當時為了家庭經濟,曾先後拍攝了十二部之多,當中大部分由一位名叫Ted(Tom) Snyder的人作導演。至於Linda在電影中的男拍擋,則多為演員Rob Everett。

  Everett曾對外聲稱, Linda不單是一個女演員,更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性愛愛好者,喜歡粗獷式性行為、眾多的性玩伴,這種說法,無形加強了Linda對外的「性愛女戰士」形 象。儘管,數年後,Linda親口戮破這個連自己也曾滿口說過的大謊言(她在後來兩本自傳中也有談及)。

「我為性而生」
   70年初,電影人Gerard Damiano甚欣賞Linda在好些小電影的表現,他就此更特別為她寫了一個劇本,並找來老闆投資,那就是電影《深喉》。以當時標準來說,Linda的 樣貌與身材都說不上出眾,她能夠得到Damiano的青睞,反而是基於她身上散發的鄰家女孩氣質,自然而率真。
電影開拍前一天,沒有人知道這位女主角曾遭丈夫暴力對待,甚至出動手槍指嚇她,要她翌日在攝影機前跟不同男子交合。Damiano後來說,Linda一直是活在Traynor的陰影下,她不敢有違於他,甚至向外表現出一副甘心的模樣,依隨丈夫一言一行及至性愛價值觀。

   《深喉》上畫後成為熱門話題電影,Linda自然大受注目。像當時的《君子雜誌》跟《花花公子》都找她拍攝封面照,那可說是Linda的首次事業高峰。 為了乘勢追擊,她甚至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自傳《Inside Linda Lovelace》,繼續在文字中保留那個喜歡性愛的蕩女形象。

   「我生而為性,在當中永遠有無限需索,我將繼續每天尋找方法以滿足自己身體機能,好令接近完美狀態。」書中,Linda大膽說及自己的成長性經驗,包括 小時候被性騷擾時獲得快感、初次體會性交的雀躍及至如何學習性愛技巧,和拍攝《深喉》時的種種樂事。她在書中不時重申,有關性的都是美好的,人們應該每天 重複實踐,解放性就是解放自己。此書一出,自然再度引起廣泛迴響,其中更不乏婦女組織的責罵,然而另一方面,不少女性讀者都愛偷偷買來一本,期望獲得 Linda在書中所談及的神秘快感。

  對Linda說,以上種種本來都是她賺錢的好方法,然而事實不然。拍攝《深喉》時,她就連12500美元酬金都被前夫搶去,事實上Linda沒有一分錢入袋,至於出書酬勞,就更不用說了。

反色情電影工作   1974年,Linda終於跟Traynor離婚收場,能夠一下子離開一個原本令自己死心塌地的男人,原來得依賴另一個男人--David Winters。Winters是她的新經理人,為她出版了第二本自傳《Dairy of Linda Lovelace 》。離開Traynor後,Linda才直言自己跟前夫的日子非常困苦,她說,那段歲月,她全然迷失,就像一個鄉下女孩初到大城市來,為了生存,只得任人 擺佈。

  她有回對記者說,「離開Traynor後的日子有趣多了,最起碼我不用再受性虐待。」她又說,Winters不同Traynor,他會給她結識更多的新朋友,帶她看話劇看舞蹈表演,是一個新的世界,眼界開闊多了:「我想,我感覺自己文化多了,我從未這樣的文化。」

   1979年,從Linda的第三本自傳《Ordeal》看,她更完全脫離了昔日的生活,甚至價值觀,這回她跟Mike McGrady合著,書中,明顯看到Linda的不一樣。她以過來人身份及嚴謹的筆觸訴說當年自身的不幸,甚至強烈遣責色情電影中男性把女性的徹底剝削, 是「合法強姦」勾當,嚴重破壞女性尊嚴。此書自出版後,Linda不時出席反色情電影工作的演講,甚至經常在大學及女權組織發表演說。

   作為一個一度加入色情工業的女性,在一眾反色情運動中,說起話來自然鏗鏘有力,她甚至加入好些反色情組織,去信政府不滿色情工業中的歧視女性作法,要求 政府進一步加以監管。1980年代的Linda,可謂一直擔任以上角色。86年,她更寫下最後一本自傳《Out Of Bondage》,書中進一步描繪自己早年陰暗的生活,並講述如何從中站起來重過新生,接受自己以至接受別人目光。Linda無疑是當年女性運動的重要一 員,然而,又不儘然。原因是外間的壓力依然很多,其中,卻有不少都是來自女性運動組織的。

脆弱無助的中年  基於Linda特殊的身份與背景,好些女性運動組織人士依然對她存有保留,為此,Linda感到左右為難,浪女回頭不易。

   「我想,在加入這些女性組織初期,我還是受到歡迎的,畢竟我的背景用以反色情,其實可以給予外間很強的說服。」然而,一個銀子有兩面,為此,她亦同樣受 到不尊重的對待,「她們一方面會指責我當年的做法,怪我不惜出賣肉體賺取污穢的錢,一方面,她們何曾不是用我的名字來籌募運動款項?」輕輕一句,多少看到 Linda跟女性運動這一筆殊不簡單,她在承認從中肯定自己的同時,亦滿有感觸,慨歎世態炎涼。

  Linda說,在女性運動中,她只有站在給人支持的角色,卻甚少得著對方的支持,精神如是,就是生活上,她亦只有自給自足。

   更令她感到無力的,是80年代中後期,Linda的身體卻無況愈下,這和她早年的車禍大有關係,當年她在車禍中嚴重破壞肝臟組織,1987年,她進行了 一次重大的肝臟移殖手術,自此,身體亦十分虛弱。手術完成後,她休息了一段日子後,一度在藥房工作,卻因為未能長時間站立,又把工作辭退。這回,她怪罪是 前夫Traynor昔日對她施虐有關,破壞其腿部功能。

  93年,Linda又到過一所電腦公司當零售工作,時薪只得9.45美元。然而,她基於身體原因經常遲到早退,最終又被公司解雇。

   福無常至,禍不單行。Linda也在這段時期結束了與第三任丈夫Larry Marchiano的婚姻,她對外宣稱,她不能忍受丈夫長期酗酒,屢向她發脾氣,像每回離婚一樣,Linda都把問題怪罪對方,可以說,她在愛情路上,一 直不大愉快,從中,更看到這個女子脆弱無助的一面。

  2002年4月3日,Linda駕駛途中車子失控,嚴重撞擊下導致內傷致死。臨終前,陪伴她的有前夫Marchiano及兩名已成年的孩子。有關Linda的故事,從此化作傳奇。

  有人說,她以1967年的車禍被帶進色情工業,又以2002年車禍才得到解脫作結。短短的52年生命,實在是太戲劇性了。

9 Comments:

At 9:38 上午, Blogger dosss said...

我也聞名已久,但奈何不知在那?可以找到這套戲。深喉喎,咁都俾佢諗到,家陣三仔四仔打晒真軍都無佢當年咁有創意啦!

 
At 8:51 下午, Anonymous 走馬 said...

嗯,你挑這片來寫,很合時宜呢,令我想到昨天明報世紀版那篇有關性工作者的文章提及,其實有阿姐在工作時也會感到享受;也想到明光社最近的那篇將口交等同肛交的歪理聲明;還有這個,一名net artist Vuk Cosic曾將這影片片段做的作品Deep ASCII,不過我也是聞名已久,還沒看過這片。

 
At 8:56 下午, Anonymous 走馬 said...

對不起,貼錯了 link,是這個才對:

Deep ASCII

 
At 11:10 上午, Blogger 展鳳 said...

走馬:這篇文章其實寫於2002年,那時候lovelace剛車禍過世,我就答應為一本女性雜誌撰稿,說說這位女性的一生,《深喉》這部電影也是當時看的,其實看與不看都不重要,都是話題作品,反過來,藉Lovelace看到另一個可悲的故事.知道《深喉揭祕》快將上映,我早前亦買了碟子看了,只嫌有關反省尚有失深度及全面,政治味道過濃.

 
At 9:39 上午, Anonymous 小杜 said...

寫得真好,可以翻印做教材嗎?

 
At 11:16 上午, Blogger 展鳳 said...

小杜:當然可以啦,不過,此文章原寫於2002年,刊於marie claire(所以列明出處較好),你需要當時的版面影印麼?還是直接列印這篇呢,請告之就成.

最近好麼,問好問好!

 
At 12:07 上午, Blogger chchwy Chang said...

寫的真好。

 
At 10:42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書名是不是打錯了 是
Ordeal

 
At 6:36 下午, Blogger 展鳳 said...

對啊,謝謝告知!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