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4, 2005

關於命定與偶然:戀戀羅展鳳的光影聲色 by LAZY仔

  網友Lazy仔給我傳來他的文章,說是要給我打打氣,謝謝他的心意,也決定放在博客做個留念,與大家分享!

  寫在羅展鳳的新書《電影x音樂》觀看之前,時間的鐘聲在行進的退讓過程中滴答滴答地響。戀戀羅展鳳流動中的光影聲色,戀戀羅展鳳的電影音樂文字,這是命定斷然的故事,這是偶然曾經過的故事,或者也可以簡單地說這是命定中的偶然故事。回望流逝的手中歲月紋理倘然,時間的鐘聲依舊是在滴答滴答可愛地響。手中指間。這是一個在靜觀中衍生的冷暖璀璨。其實早就已經在靜謐的關注中開始。

  一直從心中的底層根部認為,寫作總是完全屬於一個人的孤獨寂寥圓舞曲,從前現在或者眼前的將來,這一點都有可能是一個正在寫作的人所無法避免的一個客觀事實。但是我想像中的遙遠鏡像,在真情地觀影,然後再真心地用親切的文字將最深切的內心觸融植入呈現。縱使儘管有時孤獨,有時寂寥,靜落在海洋對面世界一角的寫作者也請要用你的文字華麗地起舞。時而回轉。時而垂直。

  時而盡情跳躍。時而譁然落地。

  一份硬邦邦地以一種居高臨下的文字高度審視觀看者是一種不會令人信服的態度,更加無法叫人動容流淚。而在羅展鳳的文字當中絲毫不會發現那種生硬而且做作的感覺,這是在寫作的時間過程中用文字去潛伏,不遺失當初揮動文字將電影畫面與音樂交織纏繞的那份悸動心情,羅展鳳總是可以寫出令人心生璀璨的指向。這是我一種最初與最終的心情觀點,可以是來自一部電影,可以是來自一段音樂,更可以是來自一位觀影者手中的真情文字。當眼前瞳孔與手中筆下的文字在一個折射的角度中微笑對望,一個溢滿激情的瞬間,能夠用最直觀的感覺寫出對自己所欣喜的光影聲色,在電影文字的對面,在音樂文字的對面,我看見了羅展鳳,在這一刻的時光流逝,心寸感歎眷戀,看見文字的我們確實都是受神的眷顧而幸運快溢的孩子。

  生活記憶中的第一次文字邂逅,是在2003年第18期《看電影》雜誌挺進報中的電影音樂欄目開始。這是一篇名為《雙生故事配樂:關於命定與偶然》的文章,清新描述著電影《維羅妮卡的雙重生活》和《情書》的雙重電影音樂故事。兩部著名的電影都是表現命定或偶然的相互顫抖中的生命遺憾,一份冷清的生命回歸,一段不為人知的生命自省。

  看見羅展鳳用她那獨特的文字將選擇被遺忘的絢爛用溫暖包裹起來,停落在一個叫人動容落淚的掌心位置。這其間的精彩落筆之處,叫人眼前一亮地為之意外歎喜。在描述的字裡行間,電影的配樂之美再度提升了電影的畫面之美,是白色的旋律帶動寧靜中的細緻情感,是暖紅的旋律穿梭宛微中的冰冷基調。這就是羅展鳳所展示出的文字力量,這一份力量,是一種近乎臨家屋簷下的溫暖微笑招手,對每一個同樣用心用情觀影的人的微笑招手。

  在走過王家衛電影世界的音樂圖鑒,我們所清楚知道瞭解的,王家衛的電影畫面是一個時代的標誌圖騰。或沉靜。或明慢。或搖擺。或宿命。但若沒有一首首配樂的渲染襯托,總不會來得如此動情渴望叫人心動。在一個大家快將其選擇遺忘忽略的時候,羅展鳳用文字靜靜地為我們重啟了一道看見電影聽見音樂的滑動大門,大門緩緩推開,走進去,有耀眼的光芒,看見了《阿飛正傳》音樂中輕鬆的沉重,看見了《東邪西毒》音樂中重疊的傷逝,看見了《春光乍泄》音樂中探戈式的愛情角力。這是羅展鳳為我們再次重啟的王家衛電影世界當中的選擇與被選擇,遺忘與被遺忘,忽略與被忽略的種種可能性。不用眺望到世界的盡頭,也不用流落在冷酷的仙境,只要輕輕地將文字記憶攤開,就可以奇妙地將這份淨明簡約的語言珍寶拾起,深心收藏其中的精緻觸感。

  在世界的某一個地方的某一年中的某一個瞬間的一篇文字邂逅的文字故事依然在繼續行進。時間光陰。那種對文字初始的喜愛心情至今難忘。從此之後的執著。瞳孔繼續追逐著那令人感動的文字。在羅展鳳的專欄文字當中,或是簡單如金培達的深入訪問,是依舊的動容而不失親切。徘徊早阪文雄。深淺阪本龍一。再一次認識的陳勳奇。歎息精緻的梅林茂。還有同樣走過基斯洛夫斯基的苦楚安靜,同樣走過普列斯納的輕省問過,同樣走過阿莫多瓦與不同音樂人最激情四溢狂瀾的許多許多,庫比力克的詭異叛逆,燥熱和奇妙。文字與臆想中的電影畫面音樂巧妙地在一個斷層的空間中同時出現,時而呈現絢爛的色彩,突然飛躍空曠的高地。時而呈現收斂的自覺,驟然抒情內心遮蔽。又是時而呈現狂亂的黯然,忽現尋覓中的一種墜落一般的絲絲愁意。

  一部一部的精彩電影。一位一位的電影人與周邊人。羅展鳳的獨特文字為我們體現了音樂在電影領域中的多重性,籍此伸延此中更深一層的故事意涵與內容邊緣。這樣的文字在今時今日依然在繼續延伸,正在《看電影》羅展鳳專欄中連載的文章《絕望中的虛妄:安哲羅普洛斯的映畫史詩》依舊是這種形式的延伸。讚美絕滿之詞不用再過度地重現,用最簡單也是最有力量的話語肯定現在的故事,羅展鳳在國內最具權威性的電影雜誌《看電影》中的專欄文字是最吸引我的專欄文字。

  或許這也是生命中的另一段不為人知卻的關於命定與偶然的瞬間故事。深入正在講述中的故事,關於電影音樂的文字成長故事,就在2005年的盛暑時光,演化成為一本厚重有質感沉澱的書籍。時光的鐘聲述說的故事繼續在滴答滴答中響徹,羅展鳳的新書《電影x音樂》已經悄然上市。這本書可以說是寫給喜愛電影,喜愛音樂,喜愛文字的每一個人。一種純粹的掌聲在迴響。行行走走。看看再聽聽。戀戀眷顧的姿態。戀戀文字的美感。夏日的陽光高掛照耀在觀看書本之前的欣喜。

2 Comments:

At 1:41 下午, Anonymous 肇弘 said...

寫專欄能夠感動人心,實在是非常難得。從Lazy和岩冰的兩篇文章,亦可見內地朋友文筆之佳,叫香港的汗顏。
你遲些是否來港大上通識課?另外,期待你寫貝拉塔爾的音樂。
(我check過自己的網誌,你要留言的話,只須寫名稱、電郵、網址和內容,應不用登入以及填甚麼密碼)

 
At 8:31 下午, Blogger 展鳳 said...

肇弘你好:是啊,國內讀者的文筆甚佳,當中不乏大學生,他們的寫作能力與表達能力也十分之高,的確令人汗顏.

是啊,我會到港大講一課有關電影音樂欣賞的課,你會在場麼?希望看見你.

是的,我一定會給你留言說些看法,放心.不過這個週末仍在趕稿件中??

你也有看貝拉塔爾麼?我想有關文章可還需要點點時間才能完成,我這個人,就是想得太多,寫得太慢,這是我的罪過!

 

發佈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