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29, 2005

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



  愛情的張揚,令人對這對愛侶刮目相看。

  可能是藝術界最煞有介事的一對情侶。達利(Salvador Dali,1904-1989),跟嘉娜(Gala)及至他們的藝術結晶品,為二人帶來大眾的注目、名聲與財富。達利是少有的藝術家,能夠成就愛情與藝術的互動境界,無分彼此,在藝術界幹出一番偉大成績來。

  這位小鬍子先生早於25歲跟比他大上十歲的嘉娜踫上,那時,她還是別人的妻子。這位超現實主義畫家原先跟嘉娜的丈夫(Paul Eluard,法國詩人)及一班來自法國的畫友相約會面,怎料那次約會卻令他對嘉娜念念不忘。與嘉娜分別後,小鬍子開始表現那份不受控制的歇斯底里情緒,是達利的朋友請嘉娜再一次看看這位痴情畫家,給他安慰。

  當達利得知嘉娜的探望,性情古怪的他就更把握機會表現。他不惜剃去自己腋窩毛髮,塗上藍色。又剪掉衣服,在身上塗上山羊的糞便(goat dung)、魚膠(fish glue),甚至給自己的耳朵旁黏上一朵紅色的天竺葵。可以說,為博紅顏注目,無所不用其技。當看見嘉娜,他就是手震,傻傻的笑,是她用手拖著他,好令他平靜下來,及後更答應這位小鬍子先生從此不離不棄。當丈夫Paul Eluard打道回府返回巴黎之時,嘉娜選擇留在達利的身旁。

  無論如何,達利這回成功地把人家的妻子搶了過來。這個男人如何進取、勇敢、狂熱,都可在愛情中體現出來,上海的毛尖說得好,「如遭雷擊般的達利,盡管一生奮力驚世駭俗,面對摯愛,依然如見佛祖。」旁人目光從來不是他著緊的,要愛,就愛得轟轟烈烈。從此,嘉娜成了他一生創作的繆思,也是達利的最佳經理人。

  熟悉達利的畫,會經常發現嘉娜的出現。她時而是聖母,時而是女神,甚至是沙漠中的幽靈、高貴的公主……角色多種多樣。在別人眼中,嘉娜是達利的愛神、美神、情人、情婦,兩人之間存在了謎樣的關係,好得令人不可置信。實際上,兩人是正式的夫妻,只是,二人一起的日子就是多長久,卻一直保持了新鮮的感覺,對於這個女神,就連孤高的達利亦時常給予高度的讚美:「嘉娜帶給我無限的喜悅,她是我的安琪兒,也是我征服世界的無限泉源。」

  無論在達利口中或筆下,嘉娜都是才情與外貌出眾的好情人。事實上,嘉娜天生擁有尖銳的藝術觸覺,對超現實主義作品有所研究。跟達利一起後,嘉娜的才華被予以高度的發揮,她除了是達利的靈感之泉、模特兒,更是他的作品的建議者、心靈好伴侶。她為達利成就了許多優秀作品。事實上,也因為有達利這樣的人,給予女伴最好的啟發與支持,為二人開闢了愛情與才情的雙贏局面,而憑著二人的藝術結晶,兩個人下半生過著富裕奢華生活。

  達利與嘉娜一直深愛對方,直至嘉娜在1982去世,達利就是否認說:「她是永遠不死的」。這個男人如何深情,可想而知。

2 Comments:

At 10:55 上午, Anonymous 映雪 said...

小時候第一次接觸Dali的作品, 是他的"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1931)(扭曲了的時鐘). 如我無記錯, 此畫是被用於雜誌內的鐘錶廣告(又是廣告!). 我妹妹被此畫嚇得很驚慌呢!

後來,看過了一些Dali的書本畫冊, 深深被他細緻的畫功和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所吸引.

 
At 11:21 上午, Blogger 展鳳 said...

映雪:是的,他的畫作,未必是令人一望傾心,卻不由得不欣賞與佩服他的超凡想像力.那個扭曲的時鐘,的確不時給人借用,我也看過一個啤酒廣告用上呢,電影或劇場就更不用說了,很多很多.

 

發佈留言

<< Home